傲娇涟仔

对,非常貌美!无论是口红还是我的欧气结晶

真真的良心被狗吃了

李格林:

我这辈子,有生之年,居然能听到有人说他们不爱国。
你们有心吗。

山外青山楼外楼【06】

北极圈里来挖坑:

如今沪地沦陷,叫日本人占领的去,汪曼春帮着日本人做事在上海滩只有她横着走欺负人,没有她受欺负的事儿。


明家大姊一巴掌拍的汪曼春气急攻心,她顾不得自己在商场里,便掏出枪来,枪口直戳明镜脑袋。明镜斗志昂扬,张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勾引有老婆的男人家,还风头茂旺啊。搁老底子,你这种人要浸猪笼去!”


汪曼春倒不敢真开枪,她见自己的枪吓唬不到明镜,心中更加窝火,面上一阵白一阵红。商场里的店铺中有落地大镜子摆放着,汪曼春见得里头照出自己一副斗鸡似得不雅情态,再瞥见边上悠闲坐着的张启山。


汪曼春恨的牙痒痒,抬手要先扇回明镜一巴掌,接着去教训张启山。可惜汪曼春刚举起手掌,腕子就给明楼抓住了。


“你,你就帮着你姐姐!”汪曼春怒道。


明楼捉着汪曼春的腕子,把她揪到了自己身边,“她是我大姐啊,你就乖一点啦。说好今天带着你来看新洋装的,我们去看衣服吧。”


汪曼春目光往张启山身上晃,“你是个有老婆的男人家,你就撂下你老婆陪我?”


明楼亦看一眼张启山,“什么事情都有个先后,我是先和你说好一起来买洋装的。而且你不是过几天就要去执行任务了吗,你的事比较要紧。”


汪曼春心里得意,觉得脸上挨的那一巴掌也没有那么火辣辣的疼了。她搂住明楼的胳膊,整个人往明楼身上挂,“我们先去看衣服吧,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明镜在一边翘着耳朵听明楼同汪曼春两人说话,她心里道,你还真躲不起!


汪曼春与明楼刚继续逛起来,明镜便拉上张启山跟上了他们两人。


张启山被明镜拉着,心里柔软下来,他的母亲在早年去世,他是跟着父亲长大的。后来日本人杀进东三省,张家举家往南逃难时候父亲亦遭害。张启山从东北到达长沙后,在长沙地界上认识许多伙伴,可他身边没有了亲人。


明镜此刻牵着他的手,掌心的温暖让张启山恍惚起来,若自己有一个长姐,应该也是这样吧,带着点小啰嗦的关怀着自己,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汪曼春与明楼拐进一家洋装成衣店,汪曼春晃着明楼的胳膊要他帮自己搭配衣裳,明楼挑拣一番,选出一身华美的裙。裙子好看可不够实用,尤其对于汪曼春这样时常帮着日本人在上海滩各处抓捕抗日爱国份子的特务真是一年里头可能都穿不上一次。


“你就不会选件轻便点的?”汪曼春娇声埋怨着,同时接下那件裙子对着镜子比划起来。


明楼道,“又不是只买一件。”


跟过来的明镜听得他俩这对话,冷哼一声,扯着嗓子对张启山道,“我的好弟媳啊,你瞧瞧这里的新款衣裳有哪件是不喜欢的?”


到了店里向来都是问是喜欢什么款式衣裳,怎么还有人问不喜欢的。张启山略一瞧,伸手点了三件设计土气的。


明镜叫起来,“店伙计,过来,除了这三件,其他的新到的这批衣裳全给我包起来,直接叫个车子送到明公馆里。”



汪曼春看着店里伙计飞快的扫空近半屋的男装,顿时觉得自己手里一件裙寒酸至极。她将裙子往柜台上一扔,踩着高跟鞋嗒塔塔的离开了洋装店。明楼追了过去,汪曼春一把甩开明楼的手。


“你们明家做主的是你姐姐,我比不过她明镜!”汪曼春道。


明楼皱了眉头,面上不好看起来,“你觉得我姐姐在胡闹?”


汪曼春口中正好蹦跶出一句“可不是”,但见明楼脸色难看,她慌张起来。明家大姐从来都是明楼的禁忌,碰不得。自己怎么偏偏触人逆鳞,汪曼春软了态度,她往边上瞧一圈,有家卖耳环的店。


张启山是个男人,总不好再与自己争耳环,汪曼春嘴上露出笑意来,她讨好的拉过明楼,“我没觉得你姐姐在胡闹,我们不看洋装,我们一块儿去看看耳环好不好?”




汪曼春跑进了卖耳环的铺子,明镜瞅一眼,再瞧瞧张启山。


张启山的耳垂上有两个小小的耳洞,很久未戴耳饰,但不打紧,不影响明镜给他买买买。明镜拉着张启山,瞧着张启山耳垂上小小的耳洞,笑出一朵花,“你真是我好弟媳,若是你没有耳洞,我都没名堂带着跟过去了。”


张启山在明镜面前也成了幼弟,对着长姐的笑语,他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摸摸自己的耳垂,“小时候生病,家里做了女孩儿养过一段时间。”


明镜牵着他道,“要不要姐姐现在也把你当女孩儿养,方才店里还有一半店铺的女装没买,不过瘾。”


张启山红了脸,“这还是不要了!”


明镜笑着带了张启山随行汪曼春与明楼后头,也进到了那家卖耳饰的店铺。汪曼春见他们俩进来,眼睛都要直了,再仔细一看,她发现了张启山竟打过耳洞,汪曼春感到一阵头晕。






耳饰店里不少富贵气的珠宝饰品,穿貂贵妇最爱这些款式。汪曼春与明镜两人挑挑拣拣买了一些,均觉没有一件是自己眼前一亮的。


店里的小伙计知道来了大生意,探头来问,“柜台后头我们老板还藏着一份镇店的宝贝,说是只给贵人的。两位要不要瞧上一瞧,看看喜欢不?”


明镜与汪曼春点点头,那小伙计当即弯着腰往柜台里捣鼓,他捞出一只大木头盒子,上头带着雕花漆做暗红。盒子打开是个小匣子,匣子带锁,伙计从怀里摸出一把小钥匙,方才开打,见得店老板藏着的这件宝贝。


这是一对珍珠制的耳饰,在灯光下看有浅红光泽游走其上,珠宝之中珍珠该是最难收藏之物。有珠黄之说,岁月一久这东西就失去光芒,落尘埃,不再美好。这一对耳饰上的两枚珍珠却是光华尽显,颗粒圆润饱满,两枚大小如一,分毫不差。一枚制成的耳钉,托儿那边星星点点点缀红宝石,另一枚已细长链子吊着,若戴上了,定然活泼可喜。


那伙计压低了声音,“这对珠子是从宫里出来的,开着灯瞧起来流转浅红光芒,若是关了灯在暗处看啊,这对珠子会发光。”


“这莫不是书里说的夜明珠?”明楼道。


伙计道,“正是!”




汪曼春与明镜看着那对珍珠耳饰目中全是喜爱,汪曼春拉着明楼讨起来,“师哥,这对耳环我要。”


明镜道,“伙计,把这包起来,直接送明公馆。”


明楼不好发话,汪曼春知道明镜这边说了要耳环,明楼定不会忤逆。汪曼春跺一跺脚道,“伙计,我出双倍的价钱,你包了送去汪府。”


明镜道,“呦,我明家正好不缺钱,今个儿我买个高兴。我出十倍价钱喽。”


汪曼春气的要死,她可不像明镜那般生意经营那么多。明楼拍一拍汪曼春的肩,走到了明镜面前去。


“大姐,你就不要和曼春争了。”


“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姐姐给你老婆买东西,你还敢过来帮着个外人说话?”


张启山知道目前明楼那边需要汪曼春手里樱花号的资料,没有必要为了一套耳环和汪曼春彻底撕破脸。到时候传出去自己同汪曼春为了明楼阵风吃醋,可不要让明楼太得意。


张启山拉过明镜,“姐姐,那对耳环我不要。”


张启山这么一说,汪曼春当即道,“我也不要了。”


汪曼春心里觉得明楼帮着自己能和明镜顶撞起来,她心里觉得自己已然赚到,再看明镜脸色,没有之前的得意样子,汪曼春看一眼那对耳环,心里虽不甘,但还是转头离开。





四人刚从耳饰铺子里出来,就见七十六号的特务们奔走而过,汪曼春拦下一人,“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那小特务报告,“原来我们是和影佐大人埋伏在前两天发现的共党联络处准备抓共党,可共党逃跑了。百货楼这边临时还发生了刺杀案件。”


汪曼春当即拔出自己的枪支跟着那小特务往刺杀地点跑,她打算去毙了那些抗日分子以泄私愤。





明楼看着汪曼春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他记忆里十多岁的汪曼春单纯无邪,娇憨讨喜。可如今的汪曼春追逐名利做了卖国贼,手中沾满爱过人士的鲜血,彻彻底底没有了人性。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汪曼春一如当年唤自己师兄,可自己不会再当她是叫人喜爱的师妹。如果不是任务需要,明楼甚至想下达命令斩杀汪曼春这个大汉奸。


明镜看着明楼立在那儿望着汪曼春远去的身影,揪小鸡一样揪住了明楼,“你个不学好的,今天工作都做完了是不是,跟我回去好好跪明家列祖列宗。”


明楼赶紧响张启山使眼色求救,张启山冲着明楼微微一笑,勾上明镜的手臂,“还请大姐为我做主。”



明楼深感自己上海滩能多说得上话,在明家就得多说不上一句。


在他忧伤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里,明镜亦是发现了那身影,明镜大叫起来,“明台,你在做什么,跑那么急?”


明台瞧见了自己大姐大哥还有大嫂,他跑了过来,手里还牵着一个娇美的女人。女人穿的一身骚气,唇如火,腰若柳,一头烫好的发垂在脑袋一侧,是副风尘女子打扮。而明台也不似平日里小少爷模样,他戴了个金丝边眼镜穿得像假扮斯文人的小开。


明镜直觉的自己的弟弟辣眼睛,她一手揪住明楼,一手揪住明台,把俩弟弟拽在自己跟前。


“回家去,你们俩不要好的。有老婆的那个在外面勾三搭四,没老婆的那个眼睛不长,不知道找姑娘要找正经人家的,要找好一点的,像启山这样的。”


明台心里一惊,早上姐姐不是还和自己说找老婆绝对不能找和张启山那样的吗,还说张启山是只狐狸精,是朵不好招惹回家的野蔷薇。


他凑近了明楼问道,“大哥,我可能是遇到了假的大姐。”


明楼轻声道,“是真的。”


明台心中一个思量,再问明楼,“大哥,嫂子不是怀上了吧!”



不然大姐怎么一下就转了态度!







-TBC-





傻明台,你在的剧本里汉子没法生
至于你嫂子是不是真汉子,你不是早就真枪实弹验证过了?

随手刻了一个呆萌的老年人!哈哈

等等是世界上最暖最暖的人,表白的时候麦坏掉了,等等唱完了又要求重新唱了一遍!是红衣服的小天使!!!!比❤️!PS.真的不能理解前前后后都好的就等等这里出问题!😔!!!!

今年是最棒的一年

Rhapsodie:

[塗鴉]

年終年初的盾盾冬冬。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還好一直有你在,只願未來也都一直有你在。



__



在這裡祝各位新年快樂~今年也會繼續默默為愛產出XD

不管是新朋友還是老朋友都請多多指教~(*ˇωˇ*人)


【恭越/苏越】玲珑骰(三十三)

圈子回暖中,哈哈。有生之年啊

流光溢彩:

最近圈子越来越冷,我来暖暖圈好不好?不知道你们还想不想看这篇啊……我其实真的没有弃,我已经慢慢磨出来3万多字的存稿了……


我的目标是今年更完这一篇……如果实在完不成,那就春节之前……


之前因为肉不出来所以卡了太久,这一次绝不再食言。




预警&说明:本章有恭越肉,雷者请绕道。还有,这里放的是省略了肉的精简版……如果你们看过精简版之后,觉得写得还可以,还想看有肉的完整版,那么拜托你们给我一个小红心+一个小蓝手,然后留言给我,我会给你们发肉肉的。谢谢你们么么哒~~




咳……各位亲爱们的请审题哈,想看肉的,点赞+推荐+评论哈,然后我会私给你们哒。因为lo主最近真的很寂寞T_T 也希望你们看过之后愿意陪我说点什么……


多谢各位,么么哒~




~~~~~~~~~~~~~~~~~~~~


第三十三章


始皇陵深处,雷严夺路而逃,只剩下一众青玉坛弟子面面相觑。原以为自家坛主绸缪良久,利用始皇陵内重重机关布下杀局,必定是万无一失。哪知对手竟未被机关所困,只不多时便攻入了中央棺室。幸好那天兵降临一般的黑衣少侠和锦衣公子并不在意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只顾着追击雷严。


这些青玉坛弟子们也知坛主如今已是大势已去,自保尚且不及,哪里顾得上管他们这些喽啰的死活,而他们当然也不会守在这阴森诡谲的古墓等死,眼下首要之事便是离开此处。他们这般想着,都向着中央棺室的大门走去,谁也不愿落在后面。然而才走了几步,便听见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幽幽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众弟子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长身玉立的白衣身影缓步走到他们面前,挡住了去路。正是自家丹芷长老。


众弟子们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方才骤然悬起的心也落回了原处。


说起丹芷长老欧阳少恭,在青玉坛中也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甚得坛主雷严赏识。他性格温文儒雅,待人彬彬有礼,即便对着门派内的小弟子和下人们也很是亲切随和,从没仗着身份欺凌过谁,若有上门求药求医者,他也一概以礼相待,尽心救治。这样的欧阳长老,宅心仁厚翩翩君子,自然不可能是穷凶极恶之徒。


众弟子们心中转过这样的念头,便更觉得有了几分底气,领头的几名弟子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便由元勿站出来,拱手拜道:“欧阳长老明鉴!小的们之前是受雷严那厮逼迫,才对长老多有不敬,还请长老赎罪。日后必定遵从长老号令,唯长老马首是瞻!”元勿说罢又深深揖了一礼,态度极之谦恭,比起数日前在琴川时的轻慢,简直是判若两人。其他弟子也连声附和,连连行礼。


少恭淡然一笑,平静的目光在元勿等人身上悠悠一转,便调开了视线不再看他们,而是爱惜无比的注视着手中修复完好的玉横。他修长的手指抚过玉横玲珑的轮廓,唇角溢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冷淡微笑。众弟子们正齐齐注视着他,突然都觉得寒意透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随即他们便听到丹芷长老淡然如水的声音,莫名透着一股寒意森森:“贪生怕死,虚伪自私,是非不分,助纣为虐。你们这些愚蠢的人们,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


恰在此时,阴风骤起,墓室左右两排长明灯刹那间同时熄灭,只剩下头顶夜明珠依旧光彩熠熠,泛白的荧光映照着欧阳少恭白衣如雪的翩翩身影,缥缈潇洒宛若仙人,神情却冰冷残忍如同鬼魅。


少恭继续道:“你们这些废物,倒不如用魂魄祭我玉横,总好过全无用处。”


诸弟子们骇然大惊,这才知道大难临头,立时四散奔逃,然而早已为时晚矣。他们还未来得及逃出几步,便纷纷倒地而亡。


少恭冷冷含笑,傲然站立在一众横七竖八死状惊恐的尸体之前,不屑道:“让你们死得这么容易,已是我手下开恩,你们应该感谢我。”他运起灵力催动玉横,一层淡淡白光如同薄雾一般,从玉横上弥漫开来,笼罩了一地死尸,刚刚离体的魂魄瞬间被玉横的力道吞噬,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一点点融入玉横,被吸食殆尽。


吸足了魂魄的玉横灵力暴涨,光芒大盛,流转的光彩映亮了少恭英俊面容上近乎残酷的冰冷笑意。他借助玉横运转起全身灵力,满意的感受着越发充沛的灵力在血脉中汹涌奔流。虽然还未达到太子长琴鼎盛时期的修为,但是在玉横神力的辅助下,竟也恢复了七八成。


他抬手随意一挥,不过小试牛刀,然而激发出的巨大力道竟如排山倒海一般,一瞬间将面前那些尸骸全部碾为齑粉,再也不留一丝痕迹。


少恭一震衣袖,仰天长笑:“什么上天责罚,事到如今还能奈我何?!谁都不能再阻止我!”他幽深的眼底闪烁着异样冷酷和狂热的光芒,灼灼如同鬼火,平日里温和儒雅的神情荡然无存,阴森得令人不寒而栗,“百里屠苏,属于你和我的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我真是——无比期待。”


身体里的灵力愈加强盛,然而凡人的躯体难以承受灵力的急剧增长,短时间之内骤增的负荷让他隐约有几分失控般的不适。他立时席地而坐,闭目调息,疏导着体内灵气的运转,如此往复良久,终于将全部灵力纳为己用,收放自如。


少恭微微一笑,睁开眼眸,他正要起身,忽听得墓道深处依稀传来几声呼唤。他侧耳倾听,那声音初时离得尚远,渐渐越来越近,一声声叫的都是他的名字,正是陵越的声音。


“陵越?”少恭长眉一挑,眼波流转间笑意渐深。他瞬间便已想通了个中缘由:此时陵墓机关已经破解,屠苏兰生等人想必已与陵越汇合,却独独少了他一人,陵越必定是担心他的安危,故而沿来路相寻。


少恭心中了然,眼眸之中漫起柔情,油然生出的暖意在肺腑间蒸腾,渐渐变成无法压抑的渴望与期待。他也不起身,索性背倚着身后巨大的棺椁悠然靠坐,同时闭上了眼眸。


“来吧,陵越。”




 ========此处省略5000字=======




始皇陵外,百里屠苏与雷严一场大战,终于分出胜负。


拜焚寂煞气所赐,屠苏多年来不得不忍受焚心刺骨般的痛楚,却也终于可以得煞气为助力,手中焚寂剑挥洒自如,剑招威力大增。雷严服用了少恭炼制的洗髓丹,修为也精进了许多。两人一时之间势均力敌,难分高下。然而少恭乃是被雷严胁迫炼药,又岂会任他摆布,于是便暗中在丹药中留了后手。雷严受药效反噬,渐渐不支,他恍然大悟自己是受了少恭的算计,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少恭千刀万剐,此时却已无计可施,恼恨之下更是漏洞百出。屠苏则是报仇心切,越战越勇,苦战良久终于手刃仇敌。


雷严倒地身亡的那一刻,屠苏掷剑于地,双膝跪倒,仰面朝天发出一声悲愤长啸,随即便痛哭失声。兰生与晴雪红玉等人默默围在他身边,静静的陪伴着他,都在心中疼惜这个身世凄苦的少年。兰生心中不忍,走上前劝慰道:“屠苏,你今日已经大仇得报,不要再伤心了。”晴雪也道:“是啊,屠苏,你已经亲手报了仇,你娘和你族人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屠苏擦干眼泪,站起身:“谢谢。谢谢……你们大家。”这个一向不善言辞的冷峻少年在道谢的时候几乎是有些羞涩的,“如果没有你们帮我,我不可能报仇。我真的很感谢你们每个人。”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却意外的没有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脸色一变,失声道,“师兄呢?”


他方才强敌在前心无旁骛,竟然没有察觉陵越离开。兰生见状,指着始皇陵入口说道:“陵越大哥进去找少恭了。”


屠苏毫不犹豫,马上就向陵墓里奔去。兰生拦住他:“陵越大哥让我们留在这里,不要乱跑。万一陵越大哥出来了,你又进去了,怎么办?”


屠苏望向阴暗的墓道深处,犹豫了一番,问道:“师兄去了多久了?”


兰生想了想,迟疑着说:“好像……真的去了挺久了。”


屠苏更显焦急,坚决道:“我担心师兄,一定要进去看看。”


看着屠苏那么紧张,兰生也开始不安,担忧道:“陵越大哥不会出什么事吧?”话才出口,又急着否决自己,“啊呸呸呸,肯定不会的!屠苏,我跟你一起去找陵越大哥!”


屠苏点点头,两人向着陵墓入口走去。正在此时,墓道深处依稀出现一个黑影,慢慢的向他们靠近。墓道里光线昏暗,那黑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却不像是陵越的身型。


屠苏和兰生对视一眼,各自戒备。屠苏的手按在焚寂剑柄上,向前迎了几步,那黑影也越走越近,借着透进来的些许光线,屠苏终于看清了对方:


“少恭?”


来人正是欧阳少恭,而陵越正被他横抱在怀里,一动不动,双眸紧闭。


屠苏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声音都仓惶得变了调:“我师兄怎么了?”


兰生也焦急呼唤:“陵越大哥,陵越大哥?


少恭脚步平缓,陵越被他稳稳的抱着怀中,竟似一丝颠簸也无。他深情的目光贪恋的凝在陵越脸上,不舍得离开一分。听到屠苏的问话,少恭回答道:“他累坏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莫名被他说出了爱恋缱绻的味道。


屠苏不由怔了怔,又去细看陵越的情况。此时少恭已经走出墓道,明亮的天光让屠苏看得真切。只见陵越虽然睡着,却似乎不太安稳,两道长眉仍微微蹙着,呼吸也有些乱,依稀彰显着体力大量流失后的虚弱不堪。那淡色的薄唇上还残留着被咬破的伤口,苍白的面颊中透出未退尽的红晕,几缕散落下来的鬓发显然是被汗水浸得湿润,顺服的贴在脸侧。


屠苏心中突然生出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悸动,他痴痴的望着陵越此时的模样,如同被蛊惑一般,伸出手想去抚一抚师兄鬓间潮湿的发丝。


少恭不动声色的侧一侧身,恰到好处的将屠苏的手挡到一边。


屠苏如梦方醒般怔在当场,正听到少恭道:“到前面的镇上找一辆马车,尽快带他回江都。他需要好好休息。”


屠苏茫然的应了一声,少恭已经大步向前走去,将他甩在身后。擦身而过的那一刹那,有风吹起陵越百褶状的衣袍下摆,屠苏恍惚间看到,在陵越日常穿着的短靴之上,一截纤细优美的小腿。


光滑而裸露着的小腿。


屠苏心神骤然波动,少不更事的他心中泛起浓重的猜疑与不安。待他再要定睛细看,那长长的衣袍已经垂落下来,遮掩了一切蛛丝马迹,让他再也看不到什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少恭已经抱着陵越走远,其他人也都跟随上前,只有屠苏还呆呆的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如同泥塑。兰生见他古怪,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屠苏,你在想什么啊?怎么不走啊?”


屠苏垂下头,遮掩道:“没什么,走吧。”他心事重重的迈开脚步,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TBC)

美呆

染烟:

盾冬本的插图ww

手痒透一小截吧唧鱼^^

不知道啥时候关注了个人,然后被他推荐的文章刷满了屏....重点是我特么吃不下这对.....哎....